開啟輔助訪問
 找回密碼
 立即注冊
城市+ 一帶一路 媒體走讀 查看內容

年輕一代,越來越重男輕女了丨大家

王者荣耀虞姬真人长腿图视频 www.bhsih.tw 2019-11-16 09:52| 發布者: 索拉| 評論: 0

摘要 : 男人比女人多了3500萬,還以為每個男人都會被分配一個妻子?    這幾天,關于日本、韓國、中國等的人口婚育方面的考察報道,都引起了很大關注。簡單來說,就是這幾個國家的結婚率、生育率都越來越低,已經低于人 ...

男人比女人多了3500萬,還以為每個男人都會被分配一個妻子?


  


  這幾天,關于日本、韓國、中國等的人口婚育方面的考察報道,都引起了很大關注。簡單來說,就是這幾個國家的結婚率、生育率都越來越低,已經低于人口警戒線了;而中國的情況有所不同,不僅是單純的生育率很低,而且男女大比例失衡。沒有女孩,靠男人來生孩子嗎?


  不過,看到這些數據,經?;嵊幸恢置運跡?b>中國的男多女少,那就物以稀為貴啰!是不是女性就有了議價權,女性地位就會提高呢?


  答案能否定的。
 
一、越來越重男輕女的年輕一代


  


  騰訊新聞上的一篇文章《谷雨數據丨00后男比女多1300萬 比90后還容易打光棍》,就詳細地分析了這個問題。


  根據國家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年鑒(10年普查一次,下一次在2020年)數據顯示,性別比整體呈現出逐步增大的趨勢,男多女少越來越重大:“80后”整體的平均性別比為101.13;“90后”增至110.76,“00后”達到了118.91。作為“00后”的尾巴,2009年出生的人口性別比更是達到了121.06。
 
 
數據表格來自《谷雨數據-騰訊新聞》


  也就是說,年輕一代,越來越“重男輕女”了。這常常讓我想起魯迅的話。他曾經相信過進化論,但是,人的思想很復雜,“你看,現在不是還有猴子嗎?嗯,還有蟲豸。我懂得青年也會變猴子,變蟲豸,這是后來的事情”。


  你以為年輕人就沒有那么多腐朽霉爛的思想了嗎?不然。反而變本加厲了。


  根據官方數據,截止到2018年,中國的單身人口近2億人。適婚年齡的男性總人口比女性多了約3500萬。性別失衡的核心問題,不是“男性為什么沒有足夠的女人可以用來結婚”的問題,而是“女性為什么還沒有出生就憑空消失了”。但是,據我所看到的各種媒體,大多只注重第一個問題,而很少關注第二個問題。


  不過,今天我們不再談“為什么男多女少”的問題了。我們已分析過多次,這就是重男輕女的惡果的直接表現而已。因為二十年前大家都進行性別選擇,把女胎都墮掉了;女人都死掉了,你們還只關懷男人娶不到老婆。


  出生性別比重大失控之后,男性,特別是底層男性,日子非常不好過。西安交通大學人口與發展研究所傳授李樹茁表示,“1980年代后出生的男性中,將有10%至15%的人找不到或不能如期找到配偶??悸塹獎咴兜厙恰橐黽費埂淖詈笠患?,農村失婚青年的比例要高得多?!蹦敲?,農村女人“一家有女百家求”,日子就好過了嗎?


  經常有人會有一個判斷:在農村婚姻“市場”上,由于男多女少,女方選擇權很大,已取得絕對優勢,已經是完全的女尊男卑。


  看似有道理。然而我看到的是,在這種把女人視為資源的情況下,女性的減少,只會讓女性的商業屬性更重大。商品價格的提高,商品并沒有獲益,是買賣方在獲益。現在豬肉價格這么高了,豬本身有收益嗎?會因而不被吃嗎?二、早婚


  


  首先,結婚年齡越來越早、從還在念中學起就被媒婆追著趕著的農村女孩,她們真的是自愿結的婚嗎?


  最近,中青報曾在2016年的一篇報道《農村“被迫失婚”的大齡剩男密集出現,早婚回潮》又被重新轉發成為搶手,這篇報道是中國青年報派出多路記者分赴多個省區貧困農村,歷時半年做的全景考察。我們可以結合里面的一些故事來看看,為什么會有這種“被迫失婚”的現象,“被迫失婚”,是被誰強迫的,又是“得到”了什么?


  如今,由于農村女孩太少,“相親訂親的時間大大提前,村里十七八歲的男孩們就已加入相親大軍了”。而男性如果在24、25歲之前沒有找到對象,就很難找到了。


  為了完成任務,春節前后,許多陸續回村的青年們,會在一個月內把婚姻的所有程序——見面、定親、認親和結婚全部走完。
 


  這里就有幾個問題:


  一,男性十八七歲開始相親,二十三四歲之前能結婚的都結婚了,與他們結婚的女性往往比他們還小,女孩很小就被媒人們把門檻都踏破。她們是自己選擇的婚姻還是父母的指令?有多少是她們自愿的成份?


  二,中學畢業或沒畢業就結婚,不管是男生還是女生,大概率是要到城市里打工的,早早就生下孩子扔給父母,孩子就變成了新一代的留守兒童。而他們,也很有可能離婚的。


  三,那么多對農村夫婦,一個月內從認識到結婚,通通都是閃婚的,他們都有感情嗎?那么,以后的婚姻不幸,也是大概率的。三、巨嬰與彩禮


  


  此外,該文還寫道,“能安排相親的女孩實在太少,大多數時候,男孩們只能在網吧里無聊地度過?!貝鈾塹母改?,親戚,媒婆,到村干部,地方領導,媒體記者等等,都鉚足了勁,想要幫這些從14到40歲的男性找對象,但在其中,最起不到作用的就是待娶妻的男青年。他們只能被動地等待著父母存足夠的錢,等姐妹出嫁換來的彩禮,等父母花錢請媒婆來給他們安排相親。


  我覺得,這些讓爸媽跑斷腿,卻對自己的婚姻和感情無所謂,在網吧無所事事、等著爹媽安排相親的男人,一輩子都是嬰兒。這些巨嬰還沒長大,不具備任何取悅女性、負擔家庭責任的能力,本來就不該結婚吧。


  與之相關,女性在農村婚姻市場里看似很吃香,其實是抬高了彩禮。“賣價高”,并不象征著女性遭到尊重,她的人生選擇范圍還是被嚴格限定的。相反,為了不虧本,夫家更要物盡其用,更要求生兒子,傳香火,也更不敢讓她逃走。更慘的是,在彩禮盛行的地區,如果一個女生不收彩禮,夫家和周圍的人都看不起你,因為你太便宜了,不值錢,是個倒貼貨,女方和女方的父母走出門也顏面無光。
 
四、殘障女性和拐賣女性


  


  農村女性稀缺加上高彩禮,又促生了婚姻市場里的兩個現象:1.殘障女性和離婚女性遭到歡迎;2.拐賣女性。


  現在,連過去被嫌棄的農村離婚婦女,也很熱門了。甚至,離婚女性帶著“拖油瓶”也沒關系。因為彩禮要得少,越是離婚的,找過來說媒的越多。同時,身體殘疾、智力缺陷的女性也都有媒婆踏破門檻,只需是女的,都有人想娶。


  對此,很多人只會談:這么差的“二手化”“殘次品”現在都有人要了。但這本身就是把男人擺在一個消費者的角度,從挑選女性商品的角度來品評。


  最后,報道中還提到了幾個違法的問題:


  有的是娶了智障女性,平時把她關起來,只有吃飯才能放出來。而她的丈夫長年在外打工,不回家。


  有的是買了拐賣的女性,被拐者一周后逃跑。


  有的是丈夫出不測死了,妻子拿到賠償,夫家的人強迫她改嫁給另一兄弟,以謀娶她的錢財和人。美名其曰“轉房”。


  實際上,這些問題,都普遍存在于貧困地區,近些年來可能隨著政府的治理,相對有所好轉。以上的男方家庭均有重大的違法犯罪的嫌疑,分別涉及非法拘禁、拐賣婦女或強奸等問題;但是,該報道中流顯露來的態度卻是:這些好男兒,為什么沒能找到老婆呢?為什么找的女人不夠好、不夠聽話呢?


  現實上,這也是中國很多人的一種觀念。他們所說的“女性哪怕智障也有人要”的背后,其實就是一種“再殘次的奴隸也能找到主人”,因為“它”仍然具備性、生育等功能。五、資源化的女人


  


  現在農村男性娶媳婦這么艱難了,他們會不愿再生男孩嗎?不然。畢竟不能斷了香火,男孩是一定要生的,這是命根子。但是呢,第二或第三個,最好生女孩,因為可以用來給兄弟換彩禮。農村不是有句話嗎,最好命的就是“頭胎女二胎男”。因為姐姐可以從小做家務,照顧弟弟,長大了之后可以出去打工掙錢,出嫁時還可以用來換彩禮,換來彩禮給弟弟娶媳婦。


  父母和弟弟的人生太完滿了。


  我甚至想,如果不是有這種可以極端雞賊的思路存在,農村的男性會更多、女性會更少。


  我們再看看各大媒體在關注“農村”婚育的話題里,只有男性的聲音;即便是女性,也僅限于男人的母親以及男人的媒婆,都是站在男性的立場上的代言人,都在感慨男人如何如何娶女人。他們的眼里結婚是男人的事,女人僅僅是男人的消費品。


  其實這種觀念可以再追根溯源。


  我們知道,在傳統社會里,女性是沒有財產的,她本身就是一種財產;出嫁時是父親一族用來交換政治和經濟資源的砝碼;出嫁后是丈夫的私有財產。


  結果,就會變成,達官貴人擁有多位妻妾,甚至還會有不娶進門的外室,或者歌舞姬,只不過購買她們的價碼不同,待遇也不同。


  


  古代溺殺女嬰的記載在鄉志、縣志里數不勝數,明朝有些年份,男女比例高達二比一。而富人又占有大量的姬、妾、婢女,在廣大的鄉村底層,一輩子結不了的男性,是非常多、非常正常的。劉邦結婚的時候也快40歲了(古人平均存活年齡才三十多歲),他還是一個亭長呢!


  實際上,男多女少,在女性地位極為低下的時代里,是常態。因為很多人并不想養大一個地位低下的性別,有那工夫為什么不養大一個高貴的性別呢。但是,當他們重男輕女,并把女性當作財產、當作資源的時候,以此為代價的是,他們不得不接受現實:


  只有一部分中上層以上的男性,才配擁有這種財產,才配擁有資源。沒有能力的,就一輩子單身。這是一個不言自明的現實。


  不過,到了現代社會里,關于一夫一妻制,出現了一種認知上的偏知:把一個男人只能娶一個妻子(同樣,只能嫁一個丈夫),理解成一個男人必須擁有一個妻子。


  重男輕女還是沒改,還是認為女人是財產、是資源。以前的社會他們自知得不到;但現在,他們認為“一夫一妻”了,政府你怎么還沒有把屬于我的財產、屬于我的資源——一個活生生的女人,分配給我呢?你是青天大老爺,你可得替我作主??!


  可笑的是,不只是底層焦慮的男青年和他的家屬們這么思考問題,連媒體、學者們,也在用同樣的方式思考問題:現在財產和資源(女人)不夠了,生產不足了,我要從哪里找到這些財產和資源(女人)分配下去呢?分配給這些不夠錢買資源的男人呢?我們應該讓每個男人都擁有這些財產和資源(女人)??!


  他們素來沒有想過,他們眼中的“財產和資源”,也是人,是有感情的,有選擇能力的,是有拒絕能力的。她們也能受教育、工作、掙錢,她們也是合法公民,也要納稅,買東西也要花錢的?!綣私黿鍪巧唐?,她還需要照章納稅嗎?


  而且,就算女人跟男人的數量一樣,她們也有拒絕成為妻子、尤其是成為指定的社會階層的人的妻子的權利;一定有很多很多男性,是一輩子都不會擁有妻子的。當然,女人也可能一輩子都不會結婚。


  再回到“被迫失婚”這個詞。其實就是單方面宣布你“被社會強迫”“得到了”一個你素來沒有擁有過、也不應該擁有的東西,這個謬誤,相當于說,“我父母沒有讓我上數學補習班,我被迫得到了諾貝爾數學獎”。


  更不必說,在社會這種把男性當作主體性別,女人只是一件可供役使的商品的情況下;底層是不可能愿意生女孩的,性別差距一定會越拉越大的。那時,全國上下只有男孩,沒有女孩,還談什么結婚?
登錄 王者荣耀虞姬真人长腿图视频 返回頂部
福彩3d 深圳风采 南粤36选7 188即时比分网 球探即时篮球nba比分 体球网即时比分即时比分 球探体育比分官网网址 雪缘园意甲积分榜 体球网即时比分手机版 dota比分网vpgame wnba比分直播直播屋 竞彩篮球大小分 山东11选5 北单比分开奖结果sp值 棒球比分规则介绍 亿客隆彩票怎么样